正在加载图片...

首页 > 教育传承 > 正文

绵延三百余年的武术精魂

一个地术拳家族的成长记忆
2014-09-17 13:56:54   来源:人民网   点击:

在陈伟强心中,爷爷陈依九就是他心中一座无法企及的高山。“爷爷个头不高,但身子骨很硬朗。古铜色的脸上总是挂着笑容,很慈祥。”陈伟强回忆爷爷的习武成就时,嘴角不禁泛着笑意,“1986年,爷爷随福州武术代表团出访日本,表演地术铁脚功以及地术技击,轰动日本武坛。

一个地术拳家族的成长记忆

陈依九(右)、陈政禄(中)、陈伟强(左)三代在庭院前切磋武技
 
  人民网福州9月17日电(黄丹妮)如果历史可以回转,陈伟强期望回到300年前那个神秘奥妙的拳种发源地,亲眼看一看祖辈们用生命和搏斗谱写的地术拳走过怎样的辉煌。如今,已过知天命之龄的他在任福州市公安局温泉派副所长之余,兼任福建省地术拳协会会长、福建省武术协会常务理事等职,致力推动地术拳的发展。在武馆旁的茶室里,身着灰色练功服、目光矍铄的他在谈及狗拳发展历程时,却多了一份温情与眷恋。
 
  神秘的历史 宝贵的财富
 
  地术拳如一场无法用语言表述的梦,时代的独特催生了拳种的别致
 
  “涂香莫惜莲承步,长愁罗袜凌波去。”这是古人对女子缠足之风的描述。在那个特别的年代,女子身材娇小体力无法与男人对抗衡。基于此特点,相传在明末清初,南少林寺对面的白莲庵中,四月神尼观察模仿狗的格斗动作,根据其翻滚跌扑、灵巧多变、快速凶猛、机警灵敏特点,和人的反关节拿一点制全身及平衡性原理,悟出并创编了地术拳。
 
  命运却开了个巨大的玩笑。清政府那声冷酷残暴的“焚烧寺庵”禁令下,地术拳创始人四月神尼避难至永春县陈家,将毕生锤炼的稀有拳种传至陈彪,基于“只传子不传女,父子相承,密不外传”的要求,陈彪之子陈阿银继承了地术拳之精魂,成为一代宗师。
 
  也许地术拳的追随者内心中,冥冥下含有种某种正义的因子。上世纪二十年代,陈阿银因打抱不平,打死当地恶棍,逃往新加坡。与此同时,为了进一步拓展武术视野,陈依九远渡重洋到了新加坡。在一次缘遇后,遂拜陈阿银为师,不传之秘始传承。在师傅的精心传授下,结合吸收所学的武艺,陈依九练就当时世上唯一的铁腿功,终使沉淀百余年的地术拳,始在国际武坛上绽放出异彩。
 
  “就是一种神秘而奥妙的感觉,像梦一样难以表述。”当谈及用几个字概括自己对地术拳的感受时,陈伟强停顿许久后,给出了这样的解释,“时代的独特让创始者结合练习者自身的特点,逐渐琢磨总结出的拳法,是历史给我们极大的财富。”
 
  祖辈的情结 武术的精魂
 
  爷爷陈依九是我毕生仰止的高山,有着“一代宗师”之称的他重武技更重武德
 
  高山仰止,景行行止。
 
  在陈伟强心中,爷爷陈依九就是他心中一座无法企及的高山。“爷爷个头不高,但身子骨很硬朗。古铜色的脸上总是挂着笑容,很慈祥。”陈伟强回忆爷爷的习武成就时,嘴角不禁泛着笑意,“1986年,爷爷随福州武术代表团出访日本,表演地术铁脚功以及地术技击,轰动日本武坛。日本冲绳空手道高手、文武馆馆长仲本政博拜陈依九为师,来福州学习地术拳半年,盛传佳话。”
 
  也是在那一年,日本媒体给陈依九老拳师送上“三个最”的赞誉:同时代去日本年出访岁最高、硬功最强、技巧最好的武术家。
 
  然而,让陈伟强印象最深刻的,莫过于儿时向爷爷学武的场景。“小时候挺顽皮的,还记得7岁那年,有一次因为不听话,不好好习武,惹爷爷生气了。只见他冲进厨房拿了根筷子出来,让我夹在下巴下,罚我蹲了好几分钟马步。”虽然是段并不开心的记忆,但在陈伟强看来,那却是爷爷给他最好的教育。
 
  “爷爷就是这样一个严格的人,他教学很务实,一个基本动作或武术套路要你练上好几年,即便你打得不错,他也不继续点拨,只到你反复练习、炉火纯青时,他看火候差不多了,才进行下一步教学,所以爷爷弟子的基本功都特别扎实。”陈伟强提高了嗓音。
 
  作为地术拳一代宗师,陈依九拳师教给弟子的不仅是精湛的武技,更宝贵的,是崇高的武德。“中国的拳法分为两类:一类是通过战争形成的将门派;另一类是在长期生活中积累而成的宗门派,地术拳就是第二种。”陈伟强进一步补充道,“为了让这份实用的技艺得到更广泛的传播,爷爷打破了‘拳不外传’的传统,教授了大量弟子。但不是每个武术爱好者都能得到爷爷的真传,他选徒弟首先必须要有良好的武德。”
 
  双重身份 一份使命
 
  在徒弟眼里,陈政禄是承上启下的“守望者”;在我眼里,他是打开我习武之门的引路人
 
  父亲,这个令人敬仰的名词在陈伟强心中,有着更深层次的含义。“他是我的父亲,但更是打开我习武之门,让我开拓视野的引路人。”陈伟强如是说。
 
  确实,陈伟强不会忘记儿时初见地术拳的场景。读小学的他对体育情有独钟,每天天刚蒙蒙亮时便到村子里跑上一圈,下了课,写完作业后,也会到院子里跑跑跳跳。“当时我家的后院有二十来平米,因为父亲教拳的原因,每天夜里都有7、8个学生前来练拳,我看着看着就入了迷,也想跟着一起学。”
 
  就这样,带着几分崇拜与好奇,陈伟强成了父亲的小跟班,只要福州哪里办武术比赛,或者哪里有武术表演,父亲总是要用单车拉着他到各地观看。“一辆单车,几把干粮,父亲就这样打开了我的武术之门,开拓了我的视野。”
 
  但用陈伟强的话说,真正让自己领悟到武术真谛的,却是在成年之后。“以前学拳多半是好奇,还带有些好胜心里,总想着赢对方。”陈伟强回忆,17岁那年,自己考上了省里的公安院校,由于自己的武术优势,在学校成立了30来人的武术队,参加全国多场散打比赛,也就是在这些比赛的积累中,慢慢感受到了地术拳的魅力。
 
  斗转星移,岁月流逝。如今的陈伟强已不是当年那个争强好胜的小伙子,在福州市温泉派出所工作之余,他常常利用周末时间召集福建地术拳协会成员们交流探讨,并在福州各区设立12所公益武术传习所,组织地术拳拳师免费对弟子传道授业。在这群学子中,最小的只有五、六岁,最大的则有六十来岁。
 
  “地术拳对我来说,更多的是一种责任吧。”陈伟强的语气十分坚定,“从小的层面上说,它的传承是一个家族的责任;从大的层面上看,它的发扬是中华武术发展的使命。”
    相关热词搜索:家族 记忆 武术

上一篇:梁山功夫远播海外
下一篇:最后一页

分享到:  
百科 
联系我们 

电话:4000-418-428

Q Q:1986924347

邮箱:news@chnart.com

微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