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在加载图片...

首页 > 行业机构 > 正文

衡阳市杂技团的发展创新之路
2013-03-13 16:47:18   来源:中国文化报   点击:

衡阳市杂技团自1979年成立以来,从乡村一隅,冲出湖南,扬名全国,走向世界。去年10月,被中宣部、文化部、商务部等6部门授予“国家文化出口重点企业”.一个民营杂技团,如何能取得如此辉煌的成就?

袁孝廉近影

创新节目《大雁腾飞》  田立宪 摄

文化部奖励给衡阳市杂技团的大客车  田立宪 摄

  2月22日,在湖南衡阳市杂技团演出剧场,衡阳市有关领导和群众欢聚一堂,观看了该团2013年春节感恩专场演出。《彩蝶飞舞》、《大雁腾飞》等一个个精彩节目,让观众大饱眼福。

  衡阳市杂技团自1979年成立以来,从乡村一隅,冲出湖南,扬名全国,走向世界。去年10月,被中宣部、文化部、商务部等6部门授予“国家文化出口重点企业”.一个民营杂技团,如何能取得如此辉煌的成就?

  一根扁担两只挑箱创业起家

  今年已74岁的袁孝廉出身杂技世家,10岁开始随爷爷学艺,后被上海人民艺术团录用。上世纪60年代末,袁孝廉被下放到家乡衡南县泉溪镇石岭村。尽管日子过得艰难,酷爱杂技的袁孝廉仍带着全家人练功。他们活跃在村头的屋檐下、晒谷场,给父老乡亲表演小杂技和魔术。在那个特殊的年代,此举被视作“不务正业”,袁孝廉也因此多次遭批斗。

  有一年,快过春节了,一位好心的大队干部偷偷告诉袁孝廉:“明天公社要开你的批斗会,我看你还是出去避一避,免得被打伤。”袁孝廉听后,连夜带着大女儿袁玲和大儿子袁衡西,坐船逃到衡南县近尾洲水电站,那里有他的老乡,准备在那里躲避一阵子。当船接近码头时,只见码头上有人在敲锣打鼓迎接。上岸之后他才得知,原来是老乡为了能让他们安身,向领导谎称他们是来义务慰问演出的,领导便派老乡带人来欢迎他们。袁孝廉被感动了,一家三口使出浑身解数,为几千名施工人员做了精彩的表演。看着工人们的笑脸,听着掌声与喝彩声,袁孝廉忘记了自己是来避难的。

  电站工地上的成功演出,引起了当地村民的极大兴趣,演出结束,就有生产队长请他到村里去演出。于是,一根扁担两只挑箱,袁孝廉开始了流浪演出生涯……家乡周边的乡村演完了,袁孝廉又带着演员逐渐增多的“袁家班”到外地表演。他们进军营、到工厂、去学校、入农村,跋山涉水、走村串寨,每到一地,都会受到当地人的热烈欢迎和赞赏。

  “在外演出时,我们的住宿常常是一块布隔成两个世界,男的住外边,女的住里面;4块砖头,铺上木板,就成了床,那时确实过的是流浪的生活。虽然艰苦,但我还是舍不得放弃杂技艺术。”追忆往昔,袁孝廉唏嘘不已。那些年的流浪演出经历,不仅求得了生存,更磨砺了他的意志,坚定了他要在这条路上走下去的决心。他说:“人民需要艺术,艺术更需要人民。”

  创意节目牢牢抓住观众

  “四人帮”倒台后,“袁家班”无名无分的窘境有了改善,1979年成立了衡南县杂技团,名义上是集体性质,实际上是仍是民营团体。由于是民营团体,没有拨款,没有固定的演出和排练场地,也就没有资格参加各种比赛,要发展还是困难重重,一切还得靠自己想办法。杂技团刚成立,他们就趁南岳庙会,到忠烈祠前坪演出,既不搭台,也不卖票,只在每张门票上加5分钱,演出一段时间后,竟赚了2.5万多元。袁孝廉就是这样“摸着石头过河”,赚取了杂技团成立后的“第一桶金”.

  在周边县市演出一些时日后,“袁家班”羽翼渐丰。袁孝廉决定冲出湖南,走向全国。从广西到云南、贵州,在桂林的奇山秀水边,在边防前线的营地,在西双版纳的密林里,都留下了他们的足迹。一年后他们满载而归,一算账,赚了6万多元。

  路子越走越宽,极大地刺激了袁孝廉的“野心”.1987年秋,他把队伍拉到上海。在上海“大世界”中心舞台,当23条长凳宛若一只展翅的大雁,稳立在演员头上时,全场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。到上世纪90年代,袁孝廉又充分利用特区的优惠政策,创办了海口市椰城杂技团和力神杂技团,填补了海南的杂技空白。

  2月22日的演出现场,第二个节目即是衡阳市杂技团的保留节目《大雁腾飞》。10岁的小演员刘林,先是用额头顶起一条板凳。随后,架起5条板凳,也轻松自如顶起。当板凳增加到11条时,“大雁”的高度和重量都超过了他,观众都为他捏一把汗。只见他气定神闲,把三四十公斤重的板凳扛在肩上,走上几级楼梯,小心翼翼站上一个圆球,然后稳稳当当顶起了板凳。现场观众掌声雷动,啧啧赞叹。

  “这个节目,刘林已经练习了两年多时间。”袁孝廉表示,节目的最难之处,是要“动中求静”,脚下的球易滚动,头上的“大雁”难控制,要把两者协调好,才能成功。

  袁孝廉告诉记者,《大雁腾飞》是他们的首创,是从民间的“板凳龙”基础上改编而成,既保持了朴素的乡土风味,又大大增加了技巧上的难度,特别是衡阳历来被称为“雁城”,所以此节目又寓意他们是从雁城起飞的一只大雁,正准备展翅高飞。此节目曾获得“全国杂技与魔术首创奖”.

  从群众生活中汲取养料,是衡阳市杂技团不断创新的源泉,他们先后创作出30多个独具新意的节目。根据传统节目《柔术滚杯》,副团长袁玲联想到滚碗,由单手、单脚顶,发展到头、口、双手、双脚顶,于是有了《六塔滚碗》,给人们以智慧、勇敢、坚韧的启示和美的享受。每到一地演出,这些创意节目都牢牢地抓住了观众。

  2009年,衡阳市杂技团启动《万里长征》杂技主题晚会的创作,并于2010年获得“国家文化出口重点项目”立项。袁孝廉介绍,《万里长征》借助80平方米的巨型LED屏及声光电科技手段,融入舞蹈、武术、特技等,展现波澜壮阔的红军长征。总投入将达上千万元,由于缺乏足够的资金,现在只能一边演出赚钱购置道具,一边排练。

  精彩技艺折服国外观众

  1988年,袁孝廉请人制作了一盘演出节目录像带,送给时任文化部副部长英若诚,英若诚看完后在批示中写到:“看了衡南县杂技团的录像节目《雁城杂技之花》,心情很激动。节目是高水平的,基本功扎实,编排趣味高尚,节目中也颇有新意,有些动作难度大,完成得利落干净。在偏僻的湖南省衡南县,出现了这样的表演团体,令人高兴……我以为,重要的是今天表演团体体制改革当中能够出现这样一个‘典型',意义深远。我们应该支持鼓励这样的’典型‘,不只是因为它排出了好节目,更重要的是它代表了改革的方向,我建议艺术局、外联局的同志们将此团纳入视线,在可能的范围内给予扶持奖励。”随后,中国对外演出公司便派人来衡阳审查了节目。

  1989年4月,文化部将一次重要的文化交流机会给了这个民间文艺团体。这年的5月13日,袁孝廉带着10名演员飞赴德国。这是应民主德国新闻局的邀请,参加该国的一个新闻节。受邀请的还有前苏联、匈牙利、波兰等10个国家的演艺团体。这些国家的演出团体在国内乃至国际上都有一定的声誉,唯独衡南县杂技团是个名不见经传的民间文艺团体。

  在民主德国两个月,他们到过30个城市,演出了49场。每当袁孝廉用头顶起23条板凳表演《大雁腾飞》时,观众都为之倾倒,当地媒体报道称之为“绝顶”“倾国倾城之技”.同时会变魔术的袁孝廉被誉为“来自东方的卓别林”.《大雁腾飞》脱颖而出,获得新闻节的文艺类节目奖,得到了7万马克的奖金。

  回国不久,袁孝廉申请将衡南县杂技团改名为衡阳市杂技团,在改名的同时他开始加紧引进人才,并让演员学习简单的外语,以拉近与国外观众的距离。

  1993年8月,文化部又将赴越南演出的任务交给该团。此时的中越关系较为敏感,他们是那段特殊时期第一支出访越南的中国文艺演出团体,两国高度重视。当时的新华社、《人民日报》等国内重要媒体都报道了他们赴越演出的情况,越南当地的媒体更是进行了大量的跟踪报道。

  从1993年8月14日开始,他们先后在河内、胡志明市等城市演出,连演54场,观众场场爆满。这次演出成了一次修复中越关系的友谊之旅。

  这些年来,衡阳市杂技团不仅在国内许多地方演出,还曾赴美洲、亚洲、欧洲的30多个国家演出,并先后获得国际、国内各种演出和比赛的奖项100多个。鉴于他们所取得的成绩,文化部特别奖励了他们一台演出大客车,该团也从名不见经传的民间文艺团体,成为中国杂技界的骄傲。目前,袁孝廉又在与沙特阿拉伯、韩国洽谈今年的演出任务。

  如今,衡阳市杂技团已发展成为拥有杂技团、杂技艺术学校、娱乐城、礼仪公司等产业的文化集团,固定资产近5000万元。“他们用一根扁担、两只挑箱闯世界,取得了今天的成绩殊为不易。”衡阳市委常委、宣传部部长谢宏治表示,衡阳市杂技团走的创新路子,值得改制剧团学习。(田立宪)

    相关热词搜索:衡阳市 杂技团 发展

上一篇:少林寺武僧团培训基地
下一篇:嵩山少林寺武术学校

分享到:  
百科 
联系我们 

电话:4000-418-428

Q Q:1986924347

邮箱:news@chnart.com

微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