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在加载图片...

首页 > 行业机构 > 正文

河南太康张集镇:小杂技的“江湖”变迁
2012-08-03 13:26:49   来源:人民网河南视窗   点击:

提起杂技,很多人可能首先会想到著名的杂技之乡——河北的吴桥。其实,在周口市的太康县也有一个远近闻名的杂技之乡——张集镇。该镇于2004年被河南省文化厅评为河南省文化艺术(杂技)之乡,2009年又被...

提起杂技,很多人可能首先会想到著名的杂技之乡——河北的吴桥。其实,在周口市的太康县也有一个远近闻名的杂技之乡——张集镇。该镇于2004年被河南省文化厅评为“河南省文化艺术(杂技)之乡”,2009年又被命名为“河南省民间文化艺术(杂技)之乡”。为探究该镇杂技艺术的发展变化,记者近日走进该镇著名的“杂技村”——温良村,探究该村杂技的发展起源,实地感受杂技的“江湖”变迁。

温良村位于太康县张集镇东北,全村2000多口人中,上至七八十岁的老人,下至两三岁的幼童,大都能露上一手。为此,10多年前,该村就被河南省杂技艺术家协会命名为“杂技村”。过去,温良村人大多把杂技当作养家糊口的工具,只有村里少数几个人外出“跑江湖”挣钱。改革开放以后,村里办起了杂技学校,各地学员纷纷来学杂技。如今,因为杂技,温良村人在当地农民中率先创造出4个阶段性第一:上世纪80年代,第一个购买了自行车;上世纪90年代,第一个看上了彩电;上世纪末,第一个住上了楼房,用上了手机;新世纪初,第一个拥有了家庭轿车。

外省学员慕名学艺

一名10多岁的女孩站在木板一端,另一端则放着几个铁碗。几秒钟后,木板开始有节奏地晃动,并将几个铁碗抛向空中。不一会儿,这些铁碗竟然一个接一个地全落在小女孩的头顶上,而小女孩仍然稳稳地站在晃动的木板上……这就是记者在温良村一所杂技学校内所看到的“晃板打碗”节目。

更让人叫绝的是,在场地一边,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口中衔着一根木棍儿,顺手将一个篮球抛向空中,而他则用口中衔着的那根木棍儿将皮球稳稳接住;在另一边,几个练习软功的小女孩,竟然能把腰弯到将头和臀部碰到一起的位置……记者注意到,在不大的操场上,有20多名学员将操场当成“舞台”,同时表演起了流星、单车、蹬技、鞭技、飞刀、空中飞人等10多个杂技节目。在这些表演者当中,年龄最小的只有4岁,最大的也只有17岁。

“听说这里的杂技有名,我是特意来学杂技的。”在表演间隙,安徽省凤台县17岁姑娘李雪梅告诉记者说,学成后,她要靠杂技去挣钱。

“和李雪梅一样,全国各地的很多学员都慕名来这里学杂技。”在该杂技学校任教的张德政老师说,现在,还有一些来自安徽的学员在这里学习,一般学习一年左右就可以掌握一门技艺,学成后一个月能挣一两千元。

偷偷外出演杂技

“是啊!现在日子一天比一天好了,‘玩把戏’的也越来越多了……”在村里,记者见到了“杂技村”的老前辈、70多岁的老杂技艺人张廷书。

他说,以前,村子里的人大都不愿演杂技,对此不屑一顾。只有他和张廷臣、张学道3个人会点江湖技艺。由于家里穷,为了养家糊口,他利用自己掌握的一点杂技技艺,经常被迫“跑江湖”挣钱。

一次,他到开封某地演杂技,看到有人耍的比他的新鲜,他就跟着人家看了起来。时间长了,他发现人家会的杂技种类比自己多,挣的钱也比自己的多。于是,他便和这帮人合伙干起来了,并在合伙期间注意学习。此后,他跟着这帮人到处表演杂技。每到一处,他都注意学习同行的技艺,并很快把这些技艺消化吸收,转化成自己的东西。随着不断地学习、吸收,他掌握的杂技种类逐渐多起来。

“那时候,出去演杂技都是偷偷摸摸的……”张廷书老人告诉记者,自己会的杂技种类逐渐多后,他就教自己的亲戚,让亲戚跟着自己一起“跑江湖”,因害怕别人说闲话,他们就偷偷摸摸地出去。

村民发现张廷书一家人外出演杂技赚钱的秘密后,思想有了变化,把以前不屑一顾的杂技当成了外出赚钱的门道。于是,村民开始主动找他学杂技。

杂技学校兴起

就这样,张廷书和很多村民一起,在外面闯荡“江湖”,靠卖艺糊口。国家实行改革开放政策后,文化市场日渐繁荣,外出演杂技挣钱也逐渐被村里大部分人接受。看到学习杂技的人越来越多,当时的温良行政村村支书王广成就筹划办一所杂技学校,专门教村民杂技。

在王广成的支持下,张学道、张廷书和张廷臣3人开办了该村第一所杂技学校——温良杂技学校。该校不但帮前来学习的学员联系杂技团,而且只要求学员把参加工作后的第一个月的工资给学校当学费。于是,村里的年轻人纷纷前来学杂技。在以后的几年中,杂技学校从原来的1所发展到4所。

此后,来温良村学习杂技的人越来越多,每年培养的学员达600人之多。这样,张集镇的杂技事业得到了充分发展。

有关资料显示:从该镇第一所杂技学校建立到2005年,该镇共培训学员2300人次,全镇常年在外地的演出队伍有40多个,从业人员达1500多人。农民演员的足迹不但踏遍了祖国各地,而且还到过美国、日本、加拿大和新加坡等10多个国家,为祖国赢得了荣誉。

轻松挣外快

“杂技学校办起来了,村民学习杂技的热情也高起来,学成后的村民纷纷组团到外地表演杂技,一时间,村民的腰包也鼓了起来。”温良行政村村主任魏天宇说,“学杂技最火的时候,每所杂技学校至少有80名学员,最小的只有3岁,大的20岁。学员如果学得快,半年就可以参加演出,学会一种杂技每月能挣1000多元,如果学会两种,挣的钱会更多。”

在村头,记者见到了刚从马来西亚表演杂技归来的该村18岁小伙杨帅。杨帅在今年年初跟随杂技团到外国进行杂技表演,几个月时间就挣回了8000多元人民币。杨帅说,10岁时,他开始练习杂技,11岁时开始到新疆、内蒙古、江苏和宁夏等地表演杂技,如今已经是一个“老江湖”了。

几年来,该村培养了千余名优秀杂技学员,多数被推荐到广东、福建、浙江和湖南等省及国外演出。丰厚的收入激发了群众的积极性,于是温良村形成了户户参与、人人学杂技的风尚。村民自己组建的杂技团常年在全国各地和国外巡回演出。2002年5月,该镇成功举办了“第一届杂技艺术节”。

此外,该村还多次提炼传统节目,多次选派学员到开封、上海和北京等地的知名杂技学校学习。这样就使得他们的演出内容得到不断更新,表演技艺也得到不断提高。有些节目还被杂技艺人带到日本、芬兰和新加坡等国进行表演。温良杂技艺人表演的咬花和转毯等节目曾荣获河南省第11届杂技艺术大赛金奖。

杂技有了经纪人

在温良村流传着“要想富,走杂技路”这样一句顺口溜。从这句顺口溜中,人们可以看出杂技对当地人的影响有多深。随着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,那些往日靠演杂技富裕起来的杂技人,开始从表演杂技变成了联系杂技业务的经纪人。

张知田讲,他是一名下岗职工,回到村里后,学了点杂技,外出跑过“江湖”。如今,他已是村里有名的经纪人,靠联系杂技业务和向外输出杂技人员挣钱。

表演杂技的没有联系业务的挣钱多。如今,温良村很多村民都认识到联系业务的重要性。像张知田这样的杂技经纪人,温良村已经有了10多人。

杂技人开始看重知识

谈起这些年杂技在温良村的变化,温良行政村村主任魏天宇说,以前,温良村杂技最兴盛的时候,村里的小学没人愿意上,小孩儿纷纷去学杂技。可如今,靠杂技富裕起来的温良村人,却纷纷把自己的孩子送到学校,学习文化知识。辛苦练杂技的人渐渐少了,村里的杂技学校也从原来的4所变成了现在的1所。

学习杂技时荒废了学业,等学会杂技后,再回来学习文化知识,这成了当地杂技人家普遍存在的现象。

采访结束时,村主任魏天宇说,杂技事业的发展为解决农村富余劳动力提供了大量的就业机会,社会上游手好闲的青少年少了,赌博、打架斗殴等违法现象减少了,这给当地的经济发展创造了良好的环境。另外,杂技团的外出表演,也加强了张集镇与外地的交流和沟通,为张集镇的经济发展起到了一定的推动作用。现在,村子里有轿车几十辆,家家盖起了小洋楼,村子里考上大学的杂技子弟也逐渐多起来。因为杂技,温良人不但经济上富裕了,精神文化生活也丰富了,昔日的杂技人,如今又想成为“知识人”。(

    相关热词搜索:河南 张集 杂技

上一篇:北京市杂技学校
下一篇:国际魔术联盟

分享到:  
百科 
联系我们 

电话:4000-418-428

Q Q:1986924347

邮箱:news@chnart.com

微博: